miri

夏兒你走得太快了,
帶走了離別,帶來了開始。

微博:@uni_米粒粒
icon:まふてる

【そらまふ】答案

  

因為它認識そらる,因為它他們倆成為好朋友。

 

 

 

濕熱難耐的空間,打斷夢中人的睡眠,拿起隨便擺放在一旁的手機,明明只差一刻鐘就要迎來早晨,也不知道出了什麼毛病,竟把鬧鈴取消,自以為已經清醒,緩慢地匍匐前進爬起,按下空調的按鈕,再以大字躺的姿勢倒下,半睜著眼睛,享受冷氣機帶來的涼氣。隨後又不斷調整姿勢,繼續那個未完的夢。


印象中自己好像跟他同班很多年了,卻沒講過任何一次話。那人看上去有些生人勿近的感覺,上次只是走路不小心撞到他,就被瞪了一眼,光憑那股氣勢就嚇得說不出話來,但他好像也沒直接開口罵我,說不定是個好人?


今天就試著跟他說話看看吧!


說巧不巧,想著的人剛好就出現在前方,まふまふ大步走過去,見到對方手上拿著一本書正在細細品味,雖然看不清書裡的字,不用說,まふまふ馬上就知道是哪本書,出聲開口搭訕前,先敲了敲對方的肩,「那個...」

「那個......?好痛!」

まふまふ從原本的大床滾下來,才意識到這是一場夢。

「怎麼會夢到以前的事......現在幾點了...?」

伸手一撈床鋪邊緣果然摸到了手機,點開屏幕時間顯示「8:05」。

「還早嘛...」

「......」

「8:05!!!」再次點開屏幕,數字已經跳到6了。

まふまふ連忙地跳起,抓起制服隨便套弄兩下,直奔廁所洗漱,不到五分鐘時間就出門了。

所幸腳程快,在踏入教室後,學校的鐘才響起。

剛坐下位子,大氣還沒喘一口,就聽到旁人的揶揄,「哦~難得萬年早到的まふまふ今天怎麼遲到啦?」

「哈…才沒有遲到好嗎!」

「比平常時間晚到就是遲到。」坐在まふ座位旁的少年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。

「所以說根本沒有遲到!」まふまふ朝坐在他座位旁的黑髮男生大吼,沒錯,他就是剛剛出現在まふまふ夢裡的人,現在正一臉壞笑的調侃他。

「哦哦。」

只瞧眼前的男子眼睛都不眨一下,說完話又回頭栽進書中裡,まふまふ看了一眼書名,前一小時才見過,眼熟的很,「そらるさん怎麼又開始看那本書了?」

「覺得挺懷念的,所以就重看了。」

「這樣啊。」





「那個人看起來好可怕…」

「哼哼!まふまふ你要願賭服輸喔!」

「知道啦!」

幾個小孩圍成一圈七嘴八舌的,互相嚷嚷著,推派真心話大冒險的輸家上陣。

顯然まふまふ是這次遊戲的輸家,他的任務就是要向那個被大家稱作是「大魔王」的人搭話。

那個被稱作大魔王的小男孩長相很清秀,一點跟這個名字搭不上邊,問題就在他散發的氛圍,讓所有人都不敢接近他,找他聊天說話。

まふまふ握了握小拳頭,深吸一口氣,又吐了一口氣,平定緊張的心情後,鼓足勇氣向前。

鼓著圓圓的小臉蛋,雙臂交疊掌著,「...嗨!」

面前的小男生連頭也沒抬,仿佛根本沒聽到まふまふ在說話。

「...喂!我在跟你說話。」小小的手用力捶了桌子,引來面前男孩的注意。

そらる放下書本看著まふまふ,被他這麼一看,剛才氣呼呼的威勢都沒了,まふまふ又縮成一小團。

這樣的你看我我看你,僵持了三分鐘,就像誰先動了誰就輸了。

「欸、你找我有什麼事?」

「...我...我、我」まふまふ還沒想到該怎麼起個開頭話,反到是對方先開口。

在想不到講什麼就糟了!他的眼神真的好可怕......啊!

「你手上...你在看什麼書?」

そらる把書闔起指了指說:「這是推理小說。」

「推理......小說?」

「你沒聽過嗎?這可有名了!」

そらる興奮的指著手上的書,翻開書給蹲在旁邊的まふまふ講起,和剛才簡直判若兩人。

「這個故事我跟你說…」まふまふ聽著越來越入迷,不知道是そらる聲音太好聽了,還是故事太有趣了。

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不一樣的そらる,跟先前說的形象完全不符合啊,說不定能成為好朋友...

まふまふ完全忘了自己原本的任務,就靜靜地蹲在桌邊聽そらる講很多很有趣的故事。





まふまふ的頭時不時點一下,然後又恢復成原本認真上課的姿勢,殊不知時間過得飛快,直到坐在他旁邊的同桌把他撐著腦袋的手挪開,頭不偏不倚地撞到桌子才醒。

「好痛...!そらるさん在做什麼啦?!」

そらる挑了挑眉看著まふまふ,「我可是看著你重複同樣的動作看了10分鐘,」晃了手上手錶指著「現在可是已經下課了!」

「欸......欸?」

「趕快收拾吧,去一個地方。」



沿著校舍旁的銀杏樹林走,在彎進一個隱蔽的小巷子,一路上的景色未變,小街道的巷尾總會飄著一股濃濃的咖啡香,濃郁的香氣傳遍整個街頭巷尾。夏天的時候,還會經過一家冰店,每當風一吹,掛在門口的風鈴就會響起,像是提醒夏天的到來。


兩人走過無數次的巷道,まふまふ不用問也知道そらる要帶他去哪,那裡,只有他們倆才知道的秘密地方。


走到巷子口右邊有一家老式書店,是他們兒時常去的地方。裡頭專放一些不要的舊書籍,以便宜價格做販售,要說是一家二手書店也不為過。


「好久沒來這個地方了!」推開玻璃門,まふまふ直接上前走到堆滿書的架子邊,隨手拿起一本書翻閱,架上的書大多都看過,沒看過的都是近期剛進來的舊書。


「這裡真的一點都沒變。」そらる則是拿了書到一旁靠著櫃子坐在翻看,或許是老顧客的關係,店裡的老闆即使看到也是默許他們的行為。





「這裡是什麼地方?」


「是一家舊書店,裡頭有放很多不同種類的書。」


「そらるさん平常都來這裡嗎?」好奇的まふまふ在書店裡頭東張西望,看到一本熟悉的書,踮起腳尖想拿卻搆不到。


「是啊,有一次不小心迷路就進到這裡來了。我來幫你吧!」此時的そらる比まふまふ高一個頭,要拿高處的書對他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。


「謝謝!」


「這不是我那時候看的書嗎?......」


「嗯!那時候聽そらるさん講的劇情覺得很有趣,所以我也想買一本回去看!」まふまふ把書本緊緊摟在懷裡,興奮跑到櫃台結帳。





「說起來小時候很常來這裡呢,そらるさん還記得嗎?有一次我們在這裡到處跑,結果不小心撞到書櫃,把書架上的書都撞出來了,還被老闆狠狠痛罵一頓。」


「你說那次?明明是你搶了我的書到處跑,才去撞到書櫃的,被罵也是活該。」


倚著書櫃的そらる看著兒時闖禍的罪魁禍首,現在想來只覺得好笑。


「什麼啊…別把小細節的事記那麼清楚啊…」嘟噥著抱怨的話的同時,まふまふ從書架上取下另一本書,「欸.....?」


只是才剛拿下又馬上放回去,掏了一下口袋沒撈到任何東西,掉頭直接往店門口走,還不忘拉上そらる。


「怎麼了?有急事嗎?」看了看まふ,又看了看剛剛他們待著的地方。


「沒、沒什麼,只是是覺得時間很晚了,要趕快回家。」


腳步不自覺加快,まふまふ只覺得得趕快離開。





「そらるがすき。」



午後的太陽斜照在窗戶上,投射到室內的一小角,まふまふ慵懶的躺在那,享受陽光帶來的溫暖,蜷縮著身體拿著書本,一頁一頁翻著,但書本的內容卻沒怎麼看進去。


或許是每一天翻動的緣故,書本邊緣都有些許破損,但書的外觀還是完好的,可以看出主人的無微不至的保護。


無心的翻著,卻在翻到某一頁停了下來,撫摸著書上的記號,書面上有幾個被劃記起來的圈圈,拼湊起來就是...


想到這裡,まふまふ又再一次把書本闔上,摸著發紅的臉頰。


書頁上的記號,是某次不小心拿起筆畫上去的,等回神時才發現已經來不及了。為什麼會蠢到把心裡話赤裸裸顯露出來,連まふまふ自己也不明白。


或許是喜歡聽他講故事時,臉上露出的表情,那種由心底發出的,喜悅的笑容。


只是那些記號要是被某人看到大概連朋友也不用當了吧。



「そらるがすき」





回到家まふまふ仔細翻找書櫃,果然沒看到那本書。可以更加確認那本在舊書店看到的書就是自己的。尤其上頭還有明顯的記號。


自己怎麼會粗心到把要拿去回收的書跟自己的書混在一起,まふまふ對此懊惱不已。


現在去舊書店時間也晚了,不得已只好等到明天一下課就衝過去買下來,まふまふ只能祈禱書還沒被其他人買走。



隔天,まふまふ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到教室,臉上掛的像是幾天未睡疲憊面容,昨晚因為一直想著書的事讓まふまふ根本沒法好好睡上一覺。


そらる皺眉看著まふまふ道:「你是怎麼了?昨晚沒睡好?都快成熊貓眼了。」


「嗯,做了惡夢。」說謊了。


「離第一節課還有些時間,你先睡一下吧。」拍了拍まふまふ的頭,そらる的眼神中透露擔心的神情。


「そらるさん不用擔心啦!我沒事。」沒事才怪。


まふまふ趴在桌上,腦袋裡卻還是想著書的事,被買走現在想來好像也沒多大影響,不不不,那可是まふまふ收藏多年的書,一直把它視為古董珍視著,怎麼樣也不能讓別人買走。也得在そらるさん發現之前,把書買回來才行......



「……」


「喂、瞌睡蟲該醒了,現在已經中午了。」


「嗯......中、中午了?!」まふまふ驚的直接被嚇醒,「不是、你沒叫我嗎?」


「嗯,是沒叫。」


「你怎...唔...」嘴裡被塞了一顆肉丸子,「我跟老師說你身體不舒服,別擔心。」


「可是...嗯...」好不容易咀嚼完嘴裡肉丸,結果又被塞了一口菜,「筆記的部分我的借你就行了。」


「話說...你別盯著我的飯行不行,不會再給你吃了。」そらる馬上把飯盒移開,隔絕某人的熱情視線。


「可是你剛剛都給我肉丸子和菜了......」まふまふ繼續死盯著そらる飯盒不放,掛著嘴邊的口水都快滴出來了。


そらる從抽屜裡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麵包朝まふまふ的臉上扔,「我去販賣部給你買的。」


「謝謝そらるさん!」


「話說、你記得那本書主角發生那件事之後怎麼了嗎?」


「唔...你說那本推理小說?」


「是啊。」


「嗯...我想想...」那本書まふまふ幾乎都翻遍了,書的內容都能倒背如流,不過被そらる一問反而忘了,一時間想不起來。


「我回去在回答そらるさん吧。還是說…そらるさん要告訴我答案?」


「答案還是你自己想吧,我不說。」


「唉、連個提示都不給嗎?」


「不給。」


「對了,那個麵包記得還我錢喔。」


「欸!不是請我的嗎?」


「那是不可能的。」


「小氣!」



一下課,まふまふ馬上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舊書店,找到昨天書架,開始搜尋自己的書,掃視一下馬上就找到了,打開翻閱幾下確定是自己的沒錯,就拿著書本到櫃台結帳。


在心底默默嘆了口氣,好險沒被人買走,不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。好不容易到今天的壓力都在頓時之間放鬆了下來,把書本抱在懷裡,就像小時候一樣。這本書對まふまふ來說不僅是寶物一樣的存在,更是他與そらる之間的回憶。因為它認識そらる,因為它他們倆成為好朋友。



剛進家門回到房間,放在口袋裡的手機馬上就響起,看一眼聯絡人,果然是他沒錯。


「所以說,我今天問你的問題,有答案了嗎?」


「嗯…我找找。」


「給你一個提示:


答案就在夾著書籤的那頁。」


「そらるさん難得要給提示了!我看看...書籤?」我什麼時候放書籤了?


一張有厚度的書籤紙正好夾在被まふまふ劃記的那一頁。


那張樸素的書籤紙上只寫了這樣的話。


「你的心意我收到了。那我們試著交往看看怎麼樣?」



手機那頭傳出一陣輕笑聲,悠悠地說:「所以、你的答案是?」






 @Doublepian 
給pianpian的生賀文,雖然遲到了 (逃) 想跟你說的話都已經說啦!遲了,但還是說一聲生日快樂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這次又寫了校園主題,用了過去和現在穿插,有一種接續情節的感覺,大概是最近看的電影都是像這類型講劇情的手法吧,不自覺寫就變這樣了


希望看的開心!(。・ω・。)ノ


*更:

沒有少打任何標點符號,兩句話是不同意思


评论(3)
热度(67)

© mir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