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ri

夏兒你走得太快了,
帶走了離別,帶來了開始。

微博:@uni_米粒粒
icon:まふてる

【そらまふ】潛在的危險視線

首先感謝 @饷时 這麼棒的題目,第一眼看到這個題目就特別有感!!所以就寫啦!

http://hibiji.lofter.com/post/477ea5_2aca9f2

第一次寫文,還請多多指教!ヾ(*´ー`*)ノ

寫了如流水帳一般的文,不介意的話,請往下↓

 

 

 

そらる放下手機,揪著銳利的雙眼,像要捕捉獵物般,熾熱的眼光打照在愛人的身上,從後頸、腰、臀,直至沒入白皙大腿下,不斷地在まふ身上來回掃視,嘴角噙著一抹不可忽視的微笑。

 

 

 

幾縷陽光透過百葉窗偷偷溜了進來,緩慢爬到還在床上睡得香甜的白髮人兒。まふまふ不耐煩地想找遮蔽處,往旁邊一鑽,這才發現身旁的人,不知何時早就起了床,摸也摸不著。無奈,只好拿過自己的大型玩偶,把頭埋進去,抵擋陽光熾熱的光線,再緩緩抬起身子,睜著一隻眼睛,尋找戀人。

 

左張右望一會兒,此時房裡另一扇門的門把傳出轉動聲,視線往那方向一瞟,果真看到そらる從裡頭走出來,隱約聞到一股淡淡的薄荷香,顯然是剛沐浴的樣子,肩上還披著一條毛巾,全身散發著熱氣,頰邊帶著點緋紅,看起來很是性感。

 

顯然是注意到まふまふ的視線,朝著他的方向走。剛睡醒的まふまふ,還帶著點睡意,看起來傻呼呼,忍不住揉亂他的頭髮,「浴室空了,趕快去洗漱吧,我去弄早餐。」

 

「阿…喔是!」

 

まふまふ抓著衣服就馬上衝進浴室,站定在浴鏡前,平緩自己的呼吸,「剛剛我是怎麼了?一看到そらるさん就…」起反應了。看著鏡中滿臉通紅的自己,隨手撥弄一下頭髮,上頭還留有そらる碰過的餘溫,まふ的臉又更紅些,「真是的…」

 

梳洗完畢,一走出房門,撲面而來的是一陣陣烤麵包香,走近一些,還能聽到荷包蛋在平底鍋裡滋滋作響的聲音,坐定位之後,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,尚殘留在腦裡的睡魔一下子就飛走了,讓まふまふ清醒不少。

 

「快點吃!你下午不是要去錄音室一趟?」把餐盤放定在桌上,そらる則拉了一旁的椅子坐下,拿一片烤土司吃了起來。

 

扒了幾口早餐,まふ嘴裡含糊應答著,「嗯…對!」,接著又隨口問道,「我記得そらるさん等一下要去商討會來著吧?」

 

「對,我那裡忙完,過去和你會和,可別給我亂跑。」

 

「好-」伴隨著長音,まふ往自己嘴裡塞一口荷包蛋,「吃!」

 

看著まふまふ吃東西的模樣,そらる噗哧地笑了出來,「你到底在說什麼阿,不就一顆荷包蛋而已。」

 

你一言我一句,總算把早餐解決之後,兩人一前一後出了門,往各自的地點前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您撥的電話無人接通,將轉接到語…」一道悠悠的女聲傳進まふ耳裡,讓他很是不滿的掛掉電話。

 

「本想說約在吃飯的地方碰面的…只差一小段錄音就完成了…」まふ一個人在錄音室自言自語道,隨即又將手機丟向沙發,接著回到錄音室,繼續最後一段錄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そらる正前往まふまふ所在的錄音室,卻恰好瞥見手機上顯示的未接來電,毫不猶豫的播號過去,但得到的是將近幾十秒的嘟聲。

 

「什麼啊…自己打電話來,現在不接是怎樣?」在尚未聽到熟悉的女聲時,そらる很快地按下掛斷鍵,放棄似的把手機收起來。

 

從そらる的位置到まふまふ那裡並不遠,只花了十幾分鐘的車程便到達錄音室。推門而入,溫度低至22度的涼氣,馬上竄進そらる的衣袖裡,讓他不禁打了個冷顫。

 

「這傢伙在搞什麼啊…哪有笨蛋會把溫度調這麼低的,難怪一天到晚喊身體不舒服!」そらる一邊碎念一邊調高室內溫度,空著的另一隻手,則把自己的隨身包包放到沙發上,才發現某個笨蛋打了電話之後還把手機丟在這,難怪打過去沒人聽。

 

往右側一望,透過隔板,正好可以看見まふ錄音的樣子,手指緊握麥克風,眼神裡貫注了無法言喻的情感,一直以來,まふ在唱歌時,都是將所有的情緒投注在歌聲裡,任誰聽了都會被感染。

 

關注了一會兒,大概知道まふ錄音還要一段時間,決定不打擾他的そらる,往身後的沙發一倒,全身放鬆把自己埋進裡頭。躺久了,一股疲倦感襲上,眼皮也不聽使喚地漸漸垂下,そらる又把自己深埋幾分,喬個好位子,過沒多久,均勻的呼吸聲在這不小的音控室悄悄溜出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當まふまふ走出錄音室時,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。為了不吵醒そらる,まふまふ輕手輕腳地移動到沙發邊,蹲低姿勢,緩緩地靠近そらる,距離近到能感受到對方的鼻息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睡覺的樣子好可愛…好想親…等等!」輕語的同時,まふまふ也著實嚇了一跳,自己從沒想過這種話會直接脫口而出。雖然偷親這檔事不是沒做過,可當靠近對方時,不免還是會緊張。

 

まふまふ就像怕受驚的小動物般,一點一點地接近,在嘴唇即將相碰之時,そらる突然睜開眼,與他四目相交。突如其來的視線交會,讓まふまふ愣了一下,幾秒鐘後才反應過來,趕緊退後幾步,偏過頭試圖掩飾羞紅的臉。但就算把大張臉都遮掩住了,卻也遮不住發紅的耳廓,彼時完完全全顯示主人尷尬的窘況。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そらる半句話也沒問,反倒讓まふまふ鬆了口氣。

 

意外的插曲匆匆結束,沒偷襲成功的まふまふ,一邊感嘆一邊一個勁的往前走,但卻沒注意到身後的そらる,打著不同以往的視線窺視著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錄音完後,まふまふ迫不及待想馬上回家,舒舒服服地泡個熱水澡,好紓解累積了一整天的疲累。

 

「喂!我說你啊,別把東西隨便亂丟啊。」そらる很無奈地跟在まふ後面幫他收拾殘局,這人一回到家也不知在興奮什麼,自己則是累個半死,想就這樣直接大字橫躺在床上,一路睡到天明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你要先洗還是我先洗?」雖然まふまふ恨不得馬上衝到浴室淋得痛快,但他還是先詢問そらる的意見,畢竟平常他都是最後洗的那個。過了半晌,一片寧靜,轉頭一望「そらるさん?誒…睡著了嗎?」只見そらる手裡還拿著一堆東西,整個就趴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,模樣倒是挺滑稽的。「算了,管不了那麼多了!勇者大人就先去休息吧,大魔法師要先去享受一番了!」まふ在心裡竊笑,他以三步併兩步的速度,一溜煙地跑進浴室裡。

 

「呼……」打開蓮蓬頭的熱水,任由水流向身體四處,沖洗掉身體的疲勞,まふ舒服地閉起眼睛,享受這恰恰好的溫度。另一方面,「不行,果然還是得先洗個澡才行。」そらる則是勉強的從沙發上爬起來,拖著沉重身體走到房間裡去,「什麼阿,原來已經有人了……」哀怨自己晚了一步,そらる只好躺在床上等著まふ出來,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玩。

 

過了一會兒,「啪!」浴室門被打開,眼角餘光瞄到有個人影從眼前快速閃過。そらる也不顧想去沖澡的欲望,繼續拿著手機堅持一定要破關,這是每個遊戲狂熱者的堅持。正要打Boss時,卻被まふ的哀號聲著實嚇了一跳,屏幕上出現「Game over」,そらる才肯罷手望向まふ那端,他看到的是──上半身只套了一件白襯衫,而下半身卻半點衣物也沒有──全身因剛洗完澡還泛著熱氣,讓まふ的背影更增添一種朦朧美,好養眼的畫面,そらる感嘆。不不,這是在搞什麼?羞恥play?

 

そらる放下手機,揪著銳利的雙眼,像要捕捉獵物般,熾熱的眼光打照在愛人的身上,從後頸、腰、臀,直至沒入白皙大腿下,不斷地在まふ身上來回掃視,嘴角噙著一抹不可忽視的微笑。

 

因為自己的疏忽,當まふ淋浴完才發現,自己根本連一件換洗衣物都沒帶,只得從架上拿過自己換下的襯衫再度套上,匆匆地從浴室跑了出去,連忙奔往衣櫃的方向,まふ以蹲低的姿勢背對著そらる,不停地在櫃子裡翻找自己的衣物,此時的他,並不知道自己正被某人窺視著,當然更無法察覺潛藏在其中的危險。

 

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,そらる已經來到まふ的身後,嘴角的弧度一刻也沒垂下來過。

 

「呼......終於找到了!!」正當まふまふ起身轉向之時,就被そらる撞個正著,差點因重心不穩而跌倒,所幸そらる及時拉了他一把,把他擁入懷中,才免於まふまふ跟地板親密接觸。

 

「唔……好痛……」まふ睜開眼,映入眼簾的是そらる放大的臉,距離近到連對方的呼氣也感覺的到,「そ、そらるさん?你怎麼會在這裡……?」まふ稍稍的將頭往後些,但彼此直視的視線,從沒離開過。由於太過赤裸的眼光,加上意識到自己只披了一件襯衫的まふ,心裡暗想不妙,撇開與そらる交會的視線,但他的臉頰卻已不爭氣的爬滿一層又一層的淡粉,似是而非的像是暗示著什麼。

 

「在你去洗澡的時候,我就進來了。」そらる輕摟著まふまふ的腰,望著戀人的側臉,因害羞而染上的紅暈,本就白嫩的臉頰,此刻看起來更加紅潤,輕輕吻了一下,啊,又更紅了。

 

「吶,我問你,你從早上開始看我的眼神就特別不同,剛才在錄音室也是,怎麼,你想做什麼?」そらる靠著まふ的耳畔輕說道。

 

「我、我那個…不是你想的那樣,そらるさん!」撲灑在耳旁的鼻息,弄到まふまふ癢癢的,不知覺抖動一下,恰好往そらる身體的方向磨蹭。

 

這舉動看在そらる眼裡,無非是無聲的邀請。

 

「所以是這樣?」,扳過まふまふ的臉,毫不客氣啃咬對方紅潤的雙唇,軟舌霸道的溜進去掃蕩一番,直到まふまふ被吻得喘不過氣時才放開。

 

「還有,我說你怎麼穿成這副德性就跑出來了?」挑眉看著眼前的戀人,まふ喘氣解釋道,「因為、我…忘了拿衣服……」。そらる嘆氣,望著戀人這身模樣,微濕的頭髮,通紅的臉頰,敞開的衣領,恰好露出白皙的脖頸,順延下去,可以看見小巧的鎖骨,「要是可以染上同樣的顏色就好了……」そらる心想,而他也付諸實行了。

 

這舉動引來まふ的呻吟,他趕緊摀住嘴巴,直到亮白的肌膚上刷上一層櫻紅,そらる才滿意的離開まふ。「你知道現在的你,有多誘人嗎?」心漏跳了一拍,まふ當然知道そらる說這句話的涵義,雖然自己內心也躁動不已,但他現在只想趕快逃開,這副模樣不用猜也知道,明天肯定下不了床,卻也只能懦懦地說出一些毫無相關的話,「呃……那個そらるさん這樣一直抱著我,會把衣服弄濕的……」まふ輕輕推拒著そらる,試圖拉開一段距離,不料又被そらる拉進懷裡,「そ、そらるさん?」

 

施加在まふ腰上的手臂又更加收緊些,そらる拉著まふ手放到自己的胸膛上,輕啄了一下他的耳朵,在他耳邊用氣音道「既然都弄濕,不如,就陪我再洗一次澡吧?」







*更:

其實說到視線,兩方面都有,mafu懷有意圖不軌的視線,但還稱不上危險程度,而srr就含有這樣的成分在其中,雖說這一切是因mafu而起的XD


评论(4)
热度(55)

© mir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