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ri

夏兒你走得太快了,
帶走了離別,帶來了開始。

微博:@uni_米粒粒
icon:まふてる

【そらまふ】光

 

 漆黑的環境下,手裡的溫度暖烘烘的,彷彿能驅走所有不安,用力回握住,像是回應對方自己不再害怕。



01.

 

時針指向8的位置,從不設時的鬧鐘突然之間響了,在閑靜的環境中,顯得特別響亮且大聲,吵醒了熟睡中的兩人。而這鬧鐘,為何會突然響起呢?完完全全來自於某個笨蛋想做個實驗,實驗買回來之後一直放在桌上當裝飾品的小鐘,還有沒有鬧鈴這個功能。在兩個人互相推攘之下,そらる被迫出門買早餐。

 

回來時,看到まふまふ正坐在地板上,頭伸的直直的,望向落地窗外的天空,像是在看些什麼。湊近點,可以看到少年眼裡,裝載著無盡的藍,忽地一陣風吹起,吹得白色布簾將少年整個攏蓋住,透著一絲陽光,隱隱約約描繪出他的輪廓,透明的像要消失一般。そらる不敢想像,那段快要淡忘的記憶。

 

「你在做什麼?早餐買回來囉。」

 

「我在看天空!天空好深又好廣大,所有的萬物都能容納得下,可我一個人又是如此地渺小,少我一個人也不會被發現吧…」

 

「你在那裡一個人自言自語說什麼阿,在不來吃早餐就要冷掉了!」

 

「哦,馬上來。」

 

待まふまふ坐定位,そらる開口說道,「吃完早餐,我們去一個地方吧。」

 

「去哪裡?」

 

「秘密。」

 

 

 

02.

 

「そらるさん你覺得人生的意義是什麼?」

 

「我想可以每天輕鬆悠閒的過日子,做自己喜歡的事,那樣就好了吧,感覺挺不錯的。」

 

「嗯。」

 

「怎麼了?」

 

「沒什麼。」

 

 

 

03.

 

好不容易忙碌的時間過去了,兩人決定出國旅行,好好放鬆身心。他們來到了一個鄉村小鎮,那兒空氣很好,很新鮮,放眼望去青草綠地,幾戶農家正努力地收割,為今年農耕的成果做一個完整的豐收。在鎮上更遠方有座小島,島上是大片的樹林,一條蜿蜒小河從森林入口處流洩出來,詩情畫意,沒有比這個更好的形容。

 

走著走著,他們來到一棟白色房屋前,房子窗邊爬滿藤蔓,頗有蓬勃生氣之感,這是棟2層樓的建築,採挑高設計,2樓天花板有個暗扣,輕輕撬開來,會發現有個小房間,這是從房子外觀看不出來的,房間小小的,但卻暗藏很多祕密。這些都是他們住進來後,慢慢發現的一些零星瑣事。

 

至於為什麼會有這間房子,據そらる的說法,是友人的舊房子,因為四處旅遊,時常不在家,記得臨走前,給了そらる房子的鑰匙,說是隨時想住都可以,非常歡迎。唉,現在想來,這人也真隨便。不過也多虧這棟房子,到這旅遊也不必擔心住的地方。雖然長期沒人居住,但屋裡倒是挺乾淨的,或許是這兒的空氣好,設備也很齊全,該有什麼就有什麼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你看你看!從這裡看四面窗戶,窗外的景色都不一樣耶!好神奇哦!」まふまふ興奮的喊叫著。

 

湊近一看,果真如此。第一扇窗,映入眼簾的是森林的餘角,遠方有一個高聳的教堂。第二扇窗,看到的是一個港口,不過人煙稀少,也沒幾艘船停留。第三扇窗,看到的是森林裡河流上游,是個小瀑布。第四扇窗,隱約看到一長串的鐵軌,直至森林的盡頭。

 

從窗外看出去的都是遠景,可是各個景色卻非常清晰,這大概是這棟房子的特色吧,そらる想。

 

 

 

04.

 

「まふまふ!」

 

才剛踏出斑馬線的第一步,まふまふ就馬上縮回腳,掌在手裡的購物袋掉落,瞧了一眼上方的紅綠燈顯示,明顯是紅色禁止燈號。

 

「你到底在做什麼啊?」

 

好在そらる及時叫住まふまふ,不然此時橫躺在地的不是一堆的物品,而是まふまふ。

 

「剛才那裡有…」まふまふ噤聲了。

 

そらる看著まふまふ,也不好再說些什麼。

 

 

 

05.

 

一早吃完早餐,簡單收拾一下,便出發。まふまふ首要衝出屋外,一開門,便有陣陣花草香氣撲鼻而來,但周遭並沒有種植任何花卉,想必是從遠方某個農家後院飄出的吧,這麼一想まふまふ勾了一個微笑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好慢哦-」

 

「喂!也不想想平時東西是誰收的?」

 

「嘿嘿!」まふまふ回頭,給了そらる一個淘氣的鬼臉之後,馬上往前衝,一副你來追我的表情。

 

「你在這麼跑下去,小心迷路也沒人可以帶你回來!」そらる大喊。

 

聽到警示之後,まふまふ只好掉頭走了回來,洩氣的表情,在そらる眼裡看來,覺得很可愛。

 

途中路過幾戶農家,熱情的朝他們招招手;一路上長滿不知名的花朵,各個鮮豔引人;距離遠一點樹叢裡,貌似有幾隻小動物快速逃竄,但又會時不時探出一對耳朵、一雙眼睛偷偷窺看來者是誰。這些在平時是見不著的,獨有的鄉村風味,為這小鎮增添活潑氣息。

 

まふまふ隨手在路邊摘了一根蘆葦草,一邊拿在手裡把玩著,一邊向そらる詢問,「還要走多久啊?我腿都快發痠了。」

 

「離目的地還遠著呢,要不先坐下來休息會?」

 

「好!!」まふまふ一屁股坐下路邊的長椅,翻了隨身包包,取了一瓶水出來喝。

 

而そらる則是從背包中,拿了一個紅豆麵包出來,分了一半給まふ,「先吃點,路還長著。」

 

接過麵包,まふまふ開口道,「這種悠閒的感覺,已經好久沒有過了,以後…」話語被被突如其來揉了一把頭髮的手打斷,看著そらる,まふまふ突然覺得很安心。

 

他們來到一座教堂,高聳的尖塔展現教堂應有的樣貌,壁上有著神秘的圖紋,更增添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氛圍。

 

まふまふ停下腳步,望了一眼白色教堂。

 

「你要進去看看嗎?」そらる輕聲問。

 

「不了。繼續走吧。」

 

稍微嗅到一點海水味,海風徐徐吹來,倒是非常涼快。果不出其然,他們很快地步行到港口,邊上只有幾艘小船停靠著,負責撐船的老人也坐著船上打盹。

 

そらる和まふまふ互看一眼之後,決定搭上小船。船的一邊突然一沉,把呼呼大睡的老人嚇了一大跳,回頭一看,才知道有客人上船了。

 

そらる遞了一本舊冊子給老人看,指指上面已泛黃的相片說著,「我想去這裡。」

 

只見老人眼睛一亮,緩緩道,「知道這地方的人並不多呢,尤其是你們外地來的觀光客。」

 

まふまふ好奇的看著那本小冊子,只覺得很眼熟。

 

「算是機緣吧,想到這地方看看。」そらる勾了個微笑。

 

「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我就順道在你們一程吧!」

 

相視笑了會兒,兩人異口同聲道,「非常感謝!」

 

 

 

06.

 

當到了まふまふ的家,そらる就發現不對勁,屋子裡安靜像是沒有人在一樣,そらる再三確認約定的時間,也反覆地檢查手機訊息,非常確定主人肯定在家中,就算臨時有事也會事前通知才對。直到他打開まふまふ的房門,才發現散落一地的白色顆粒,和倒在地上的まふまふ。

 

まふまふ醒來時已經是隔天晚上。そらる進門時,趕緊上前查看まふまふ的狀況。

 

「現在身體覺得怎麼樣?還好嗎?」

 

內心不由得湧上酸澀感,眼淚不受控制地滴落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、對…」話語尚未完整吐露,隨即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。

 

「沒事就好。」

 

或許只當そらる在的時候,まふまふ才會深知自己做了什麼事,究竟又給對方添了什麼麻煩。

 

 

 

07.

 

「已經到了。」

 

道過謝之後,他們踏上一座無人小島。整座小島被一大片森林覆蓋著,隱約聽得到潺潺流水聲。此時そらる又再度拿出那本舊冊子查看,まふまふ不經好奇地問,「そらるさん手上拿的那小冊子,是在哪裡拿到的?總覺得在哪裡看過…」

 

「在那棟房最上方的小屋子裡找到的,還記得嗎?」

 

「啊!原來是那裡!不過,為什麼要拿著那本?上頭有什麼嗎?我想看看!」

 

「不行,給你看就不能算是驚喜了。」阿、糟糕,說出口了,そらる在心裡暗叫一個不妙。

 

「欸……そらるさん要給我驚喜嗎?」まふまふ瞪大雙眼看著そらる,彷彿眼底有星光,裡頭乘載著是無盡的期待。

 

對上まふまふ的雙眼,そらる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,只能假裝若無其事搔搔頭,隨便回應,「對啦!」然後加快腳步快速向前走。

 

「欸欸!!そらるさん等等我!!」

 

在步行的小徑上,周遭全是高聳的樹木,就連這條石子路上都佈滿了青苔,一個沒注意就很容易打滑跌倒。

 

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踏著,由於實在過於安靜,連腳步聲都比平時放大了許多倍,まふまふ

 

「嗯?到了?」

 

「還沒,要沿著這條鐵軌走。」そらる指著前方,鐵軌長的根本看不到盡頭。

 

「啊啊啊──不想走了啦!」胡亂大叫一翻的まふまふ賭氣地蹲在地上賴著不走。

 

見狀そらる也只是嘆口氣,往回走幾步,背對まふ蹲著,「上來。」

 

「…誒?」在まふまふ還沒反應過來時,早已被そらる一把扛在肩上。

 

「等、等!放我下去!」怎麼也沒想到會被そらる背起來,まふまふ羞紅的大喊,一個接近一米八的人,被人背著,多麼害臊阿。

 

「反正這裡看起來也沒人,不用擔心。」

 

「什麼不用擔心,根本不是這個問題……」

 

雖說小島距離村子很近,但幾乎不為人所知,島上連個足跡都沒見著,可見長年以來都未有人踏足至此,猶如被孤立般,被世界放逐。

 

 

 

08.

 

まふまふ生病了。偶爾會突然心情低落,偶爾會看到幻覺,偶爾有自殺的傾向。但說不出是什麼病名。可能是心理方面的疾病,由於まふまふ一直不肯看醫生,也無從得知。少年時期經歷的種種,到現在還是揮之不去,如果當事人沒有在當下面對事情的發生,往往會對心理造成一定的傷害。

 

そらる也只能靜靜待在他身邊,避免又出了什麼意外。

 

「一起去旅行吧。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「等過會兒時間,一起去吧。」

 

まふまふ看著そらる,想問些什麼,卻不知從何問起,只有微微頷首示意。

 

 

 

09.

 

「差不多就是這裡了。」そらる把まふまふ放了下來,一邊說道。

 

眼前是一個頗大的洞穴,離地至少有5、6尺高,裡頭黑漆漆的,看不見盡頭。

 

「把鞋子脫了吧,這底下有水。」說著,そらる把自己的鞋脫下,擺在一旁,同時也把褲管捲起來,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腿部。

 

まふまふ也跟著照做,只是眼神始終離不開そらる的一舉一動。直到,「喂!你在發什麼呆阿?前面的路很黑,跟緊我。」隨口應了聲,まふまふ跟了上去。

 

如そらる所說,前方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,隨著不斷地往前走,水也越來越深,從原本只有腳踝的高度,如今已經到了小腿肚的高度了。沁涼的冷水、冰冷的溫度、幽暗的環境,隱約能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,就像有人在暗處窺探著一般,不禁令人打個哆嗦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,我們還要走多久?」まふ語中帶點不安,雖然そらる正在自己的前方,但待在這種環境下,不免讓人心生害怕。

 

然而そらる並沒多說什麼,只是牽起まふ的手,十指緊握,繼續引領著對方前行。

 

漆黑的環境下,手裡的溫度暖烘烘的,彷彿能驅走所有不安,用力回握住,像是回應對方自己不再害怕。

 

「到了。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只見四處一望,還是一片漆黑。

 

這時そらる指指上頭。

 

一抬頭仰望,まふまふ馬上被眼前的美景震懾地說不出一句話。漆黑的洞穴裡,宛如被銀河所覆蓋般,點點星光,看似那麼遙不可及,在這裡仿佛伸手就可以觸摸得到。洞穴上方結滿了大小長短不一的石柱,經過歲月消磨,如今才成了一幅壯觀的景色。仔細觀看會發現在柱子上頭,有一點一點藍色螢光,一明一滅,即使渺小,但仍努力散發著微弱的光芒。

 

「這個就是我想給你看的。」如果說點點螢光是希望的話,那抬頭仰望即是未來。そらる牽起まふ的手輕吻了下,「雖然不知道有什麼事一直困擾著你,但我一直都在。」

 

再平淡的日子裡,總有那些令人心煩的事存在,所幸你帶給我的一切,正好抵銷掉。

 

10.

 

紅霞浸染整片天空,不留餘地的,染上不同於白天的顏色,也不似晚上那樣的沉黑,只屬於短暫的紅。

 

まふまふ搶先跳下船,奔馳到那座教堂裡,選了個位子坐下,そらる則趕在後頭。

 

只見まふまふ什麼話也沒說,就只是靜靜地閉上眼。

 

直到そらる出聲,「怎麼突然跑來這?」

 

「因為想來說說話。」

 

「那怎麼不說?」

 

「已經說完了。」まふまふ望向そらる朝他一笑,眼裡是許久不見光彩,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了,這樣的顏色,「走吧!」

 

「說完了?不讓我聽嗎?」這倒換そらる好奇了。

 

「不行!」這次まふ真的笑出來了。絕對不能告訴你呀,多年來一直有你的陪伴,直到現在我才意識到,這就是給我最大禮物,即使無法訴諸悲慟,你仍一直在我身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新的一年大家好,本來預計在昨天發的,但因為發生一些事情,改由今天發出

這篇文一開始寫的時候大概是在10月左右吧,每隔一個月再寫一次,變成了會有前後文搭不上的感覺是正常的(沒寫大綱的下場 (痛哭

看到上一篇文好多人點讚,真的非常感謝!( ´•̥̥̥ω•̥̥̥` )也被喜歡的寫手點讚,真的好開心阿!!!雖然這篇寫得很潦草,但如果願意看完,讓我抱抱你!!(走開)每個人都是天使阿!(抽泣)很想要抽空寫文,不過真的太忙,這個月會努力寫的,但還是別期待的好(喂 總之會努力的!

想要試著分析自己的文,果然還是不太擅長,有機會的話再來打打看吧

新的一年想和大家多說說話,請多指教!ヾ(*´ー`*)ノ


*更:

稍微的解釋一下整篇文的脈絡,可以看完的話非常感謝!

首先文是以mafu的情緒轉折來描述,偶數片段描寫mafu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,是什麼樣的疾病並沒有多加贅述,除了第10片段,其餘偶數段是寫說病情逐漸加重,起初只是心情低落,時有想消失的想法,但還沒具體呈現,漸漸開始有輕微幻覺產生,甚至到最後有自殺傾向,而在08的部分,srr對mafu說去旅行,則是接到開頭(分為奇數和偶數片段看可能會比較了解),01是他們已經到了旅行的地方,03則是為01描述的更詳細,在奇數片段還是看得出來mafu有時仍處於不安的狀態,所幸srr一直陪在mafu身邊,時而微小的動作安慰著mafu,我想srr的溫柔就藏在其中。最後是10的部分,mafu在教堂,心中默念的那些話,也代表他終於釋懷,旁人的關懷不可少,但要真正走出來,還是得靠自己,這裡選擇用心中默念,而不是直接吐露內心話,就是想表達這樣的感覺,也跟前面mafu拒絕進入教堂做一個連結,算是一個心情上的轉折。



评论(3)
热度(32)

© mir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