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ri

夏兒你走得太快了,
帶走了離別,帶來了開始。

微博:@uni_米粒粒
icon:まふてる

【そらまふ】鑰匙

 

 

 

文為【解鎖】的下篇,應該說另個視角,希望是有看過上篇再來看這篇會比較好懂,附個連結→

看過文的請往下↓

 

 

 

你後退一步,呼出我的名字,在我聽來格外好聽。你認真的神情,告訴我你講的每一句話不是玩笑。

 

 

 

01.

 

那時的他遇見了他。

 

 

 

02.

 

入學第一天,剛踏進教室,第一入眼的是坐落在窗邊旁的少年。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那兒,不像有新生般雀躍緊張的心情,也沒有探頭探腦的認識校園,只是手上拿著一本書,一頁一頁翻著,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。

 

「……」

 

還是跟以前一樣嗎?

 

 

 

03.

 

一如往常的下課時間,隱約聽到前面班級外的幾個人,互相交頭接耳,說著什麼神祕事情一般,疑神疑鬼的東張西望。

 

「喂,那個東西你拿到了吧?」

 

「拿到了拿到了,你看,在這!」其中一個男生很興奮的亮出手上的東西。

 

或許是出於好奇心,そらる下意識往聲音來源的地方瞟去,一串銀色鑰匙。

 

「等等就有好戲看了!」幾個男生哈哈大笑了起來,但又顧及被人發現,馬上又安靜下來。

 

そらる心想,大概就是男生之間的惡作劇吧,沒什麼奇怪的。

 

……奇怪?

 

拖著沉重的腦袋,そらる緩緩從桌上爬起。

 

 

 

04.

 

再次注意到那名少年,除了對他的第一印象,還有每當他走動時,口袋裡會發出噹啷噹啷的聲音,即使他的步伐很輕,但還是很輕易的能聽到放在他口袋裡的東西,是鑰匙吧。

 

每每轉過頭去都能看到他拿著書本,靜靜地閱讀,陽光灑在他左側的臉龐上,把他的臉頰曬的紅暈暈的,

 

他不怎麼與人交際。雖然時常有人找他搭話,但他大多只是點頭附和,沒講幾句話,搭訕他的人自討沒趣,也走了。有點在意呢。

 

 

 

05.

 

「那老師沒事的話我先走了。」

 

「そらるくん同學等一下,這些、」老師指了指在桌上的一疊作業簿「你搬回班上發下去。」

 

「這也太多了吧…」嘴巴上叨唸著,還是把所有本子托在手上,在準備出了辦公室的門前突然想到什麼似的,飛快地把本子放回桌上。

 

看到そらる怪異的行徑,老師皺了眉頭開口「怎麼又搬回來了?」

 

そらる又把作業本一本本抽起看,似乎在找什麼,一邊應付老師回應著「我突然想到班上好像有同學有問題要問老師,說是作業上的問題。」

 

「作業上的問題?」

 

「是的!所以我想說把作業簿留在這,好讓他可以直接問老師問題,那我就先去叫那位同學來!」

 

「哦哦……原來如此,那你就去吧…嗯?不對、帶回去發再讓那位同學來問不就好了嗎……」目送完そらる之後,這時才發現哪裡不對勁的老師想叫他回來也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

 

剛走到教室門口的そらる看了一眼坐在角落位子的まふまふ,深吸了一口氣,大喊一聲,看吧,果然沒聽見。

 

我裝作不耐煩的語氣喊了他,他嚇了一大跳,被嚇到的樣子挺有趣的,不過緊接著聽到他急忙地對我道歉,讓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應答,只道讓他趕快去找老師。

 

看著他匆忙的背影,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揚。

 

 

「好了,這題就是這樣解,都聽懂了吧?」

 

「阿、是,謝謝老師。」

 

「對了,順便把這堆作業簿帶回班上發。」

 

「好……」

 

まふまふ還處在一頭霧水的狀態下,雖然是有不會的題目,可是被特地叫過去也太奇怪了吧?果然是教完之後,讓我把簿子帶回去發,是為了這個目的才叫我的?

 

一邊吐槽一邊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回教室,まふまふ並沒有想著剛才奇怪的狀況,只是低頭望著一疊疊本子,輕輕嘆了口氣,拿起第一本書開始嘗試喊出名字。

 

そらる看著まふまふ的一舉一動,站起身,緩慢地朝まふ走過去,算好時間似的站在他後面,對著他出了聲。

 

似乎嚇了一大跳,看著まふ抖動的肩膀,そらる在心裡偷偷笑了,隨即又裝出平常的語氣,再次收到前不久聽到的話,不忍皺了眉頭,但又不想責罵他,只能假裝無所謂地向他要了作業本。

 

一步、兩步,右邊的袖口被拉了,嘴角又不自覺地上揚,在心裡給自己的計畫打了滿分的そらる,回過頭帶著疑惑的眼神看向まふまふ。

 

看吧,這招果然成功了。

 

 

碎碎念的習慣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改過,不過看他的樣子也沒有排斥,他應該不會注意到我時不時偷看他的視線吧?畢竟他根本也沒在聽我說話的樣子,一直把玩著自己的手指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 

我把手中的本子發完後,將最後一本交給まふまふ,轉身離開,自認為留下很帥的背影。

 

其實心裡緊張得要死,在講出那些話之後。

 

你要記得我阿,我好不容易才跟你說到話的。

 

 

 

06.

 

放學的時候,我不像其他人一樣,會急急忙忙衝到校門口搶著的一個出校門,倒是很常一個人悠閒的逛校園,為什麼不直接回家?大概是我厭倦了與其他人一同享樂,比如說逛街、吃吃東西或是去打打電玩,最後一個我還是很常去的,只是最近想一個人放鬆一下,於是我展開每日放學後閒逛校園,到處去看看校園的角落,有時會發現不一樣景色。比如說,那一天。

 

我循著隱蔽的路線,走到廢棄校舍後方,那裡有幾棵大樹,長的有好幾尺那麼高,還有一排看起來已經許久未使用過的洗手台,這裡怎麼看也不怎麼好看。我站到校舍後方的階梯上,這階梯走到一半就往下而不是往上,遠一點來看就是一個V字型的樓梯,講實在話當初蓋這個階梯到底是做什麼用的?蓋完建築物之後發現有剩餘的材料填上去的?實在搞不懂。

 

一直走到階梯最上方有一個小平台,我才發現另一端階梯下方有一個人,以前好像沒見過他,原本想再往前走幾步,但我停下腳步,發現那人的肩膀一抖一抖的,這時候不要靠近比較好吧,那時我是這麼想的。

 

但我實在也不想這麼跑開,雖然待在這也沒比較好,所以給自己一個藉口,我只是來看夕陽的。

 

我坐在你後面三階的樓梯上,當時想對你說,不要哭,從這裡抬頭看夕陽的話很美喔,可是我一句話也沒說出口,只是默默看著美麗的夕陽西墜,伴隨著你微小的抽泣聲,什麼也做不了。

 

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,但我記得你的樣子。

 

 

 

07.

 

「那個、」そらる手拿著課本站在まふ的座位旁「可以問你一些題目嗎?」

 

原本正準備把書拿起來看的まふまふ,抬頭一看發現是前些日子幫他的黑髮男生,匆忙地又把書塞回抽屜,沒記錯的話,是叫そらる吧……「可以!そ、そらるさん要問什麼?」

 

見まふ把桌面清空,騰出位子給自己放書用,そらる也安心地鬆了一口氣。

 

「這題這個地方……」

 

我拿了一張紙遞給他,要他把計算過程寫在上頭,不知道是不是題目太難,他的右手遲遲未下筆,好在我還在擔心時,他開始動筆了。下午有一段頗長的休息時間,教室的人大多跑光了,只剩小貓兩三隻。

 

我和他一前一後坐著,他邊寫邊講,我一頭附和一邊偷瞄著他。又是一個陽光過份充足的時候,把他的側臉曬的比上次更加粉嫩紅潤,微風輕起,撩起他的頭髮,好似在捉弄他一樣,真是頑皮的風阿,非得和你一起欣賞他的容顏和他那因過長的劉海遮擋的光潔額頭,讓我有些嫉妒。

 

或許是風兒太過調皮,覺得不堪其擾的他,抬起右手把多餘的髮絲往耳後塞,從我的這個角度來看頗好看的,這次他應該也不會注意到我的視線吧?全身貫注努力地為我解題,讓我不經有些心動,即使我早就知道答案的這件事你也不會知道的,因為那是我拿來接近你的理由。

 

儘管風一直吹亂我的劉海,遮住了我偷看你的視線,但紛亂的視野裡你的樣子仍清楚印在腦海,在這樣和煦的天氣,好像又離你更近了點。

 

 

 

08.

 

那天我閒來無事倚靠在教室外的窗台上,看著人來人往的學生,也有一番愜意。偶然聽到班上同學聊著天就聊到了你,越聽越覺得奇怪,我站在教室外朝你在方向看去,你竟一點反應也沒有,讓我有些生氣。

 

情急之下,我只好朝著你大喊,你貌似被我的吼聲威懾住了,我忍不住衝動抓了你的手就往外走,因為我實在非常生氣,氣你不懂得保護自己,氣我連幫你出聲的機會也沒能說出。

 

 

 

09.

 

「喂,那個東西你拿到了吧?」

 

「拿到了拿到了,你看,在這!」

 

「等等就有好戲看了!」

 

 

「課本翻到…」

 

嘻嘻!

 

「老師…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我忘了…」

 

看吧!

 

「……」

 

無法忽視,絕對不行。

 

「老師!」

 

そらる一聲大喊,把正準備抬手寫字的老師,嚇得粉筆直接落地。

 

「まふまふ的課本在我這裡。」

 

如果我不站出來,你是不是又要自己建起高牆,在那稱為「自我保護」的世界裡,獨自一人孤軍奮戰?

 

我把課本輕放在你的桌上,輕瞟了你一眼,你的臉上寫滿驚訝與不解,我選擇不回答你,像第一次一樣頭也不回地留了個帥氣的背影,實則既生氣又悲傷。

 

 

下課的時候,你急忙把課本放到我桌上,質問我。

 

我只是什麼話也不說,拉著你往外走。

 

顯然地在我開口後,你眼底波平浪靜,毫無生氣之色,彷彿早已看透一切事情始末般,你淡然地說出那句,像是與自己毫無相關的話。

 

「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,所以我並不在意。」

 

這句話,狠狠地直擊我的心臟。

 

在聽到你那滿聲不在乎的口氣後,我更加憤怒,對你胡亂吼了幾句,丟下你,便直接朝另頭走去。

 

 

拐了好幾個彎角,才終於找到從惡作劇的人嘴裡問到的地方,或許在晚一點,連找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

そらる連忙把幾大袋垃圾,移到一旁,開始逐一解開袋口,東翻西找。

 

隱約聽到細小的腳步聲,跟著自己過來,就在不遠處,そらる在等待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…」

 

在心裡嘆了口氣,懊惱自己剛剛口氣是不是大了點…但又不知該說些什麼,只能擠出幾句很生硬的話。

 

偷瞟了一眼,見你也蹲下開始找起自己的鑰匙,只是你的表情,悲傷中又帶點沮喪,猜不透。

 

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,也可能只是時針向前走了一格,但分分秒秒與你待在這裡,卻讓我感到難受,總有個無以名之的情緒,壓在心頭。想說點什麼,打破這寒冷的氛圍,在我開口之前,你卻先開口了。

 

「そらるさん…為什麼要幫我?」

 

「因為…」

 

「明明可以視而不見,明明可以不用罰站,明明我都說不用來找了…為什麼?」你說話聲音越來越小,像個犯錯的小孩,委屈巴巴低下頭。

 

「我想跟你當朋友。」我想也沒想地直接脫口而出。

 

你明顯愣了下,卻還是接了下去,「不覺得…我很奇怪嗎?」話語中帶著不確定性。

 

「我不知道你以前經歷了什麼,但那已經過去了。」

 

「如果鑰匙可以打開你的心房的話,那就一定要找到。」

 

回過神來,根本不知道這樣的話怎麼從我嘴裡說出,或許剛好回想起小時候的你。

 

為了掩飾自己的不知所措,我把專注力重新放回尋找你的鑰匙上。就在那時,一個亮光不偏不倚砸向我,伸手下去一撈。

 

一串銀色鑰匙。

 

我趕緊將它舉給你看,激動的情緒顯而易見,對上你的雙眼,心跳好像漏了一拍。

 

 

 

10.

 

下課鐘聲一響,人群一哄而散,就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。

 

不隨人群走,我拐了好幾個彎角,走到人煙稀少的地方,如往常般,今天也是一個人。

 

在要步出校門時,遠遠地聽見你的聲音。

 

你朝我跑了過來,跑得滿臉通紅,只好給你順口氣,詢問有什麼要事。

 

你後退一步,呼出我的名字,在我聽來格外好聽。你認真的神情,告訴我你講的每一句話不是玩笑。

 

你執著的站在那,似乎還在等我的答覆,我深吸了一口氣,說:「傻瓜,在你開口前就已經打開囉。」在你決心找我時,心的隔閡就已經不存在了。

 

一如往常的今天,有了不一樣的變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寫完的這個時候,已經半夜x點,紀錄個時間… (別理會這行

已經23fo了,感謝大家!!ε٩(๑> ₃ <)۶з 最近快到期中,作業堆的跟山一樣高,望不到頂了 (雖然是懶癌所致x

這裡稍稍補充一下,開頭的「那時」指的是現在也是過去。解鎖也亦同鑰匙。

由於上篇比較著重在mafu的部分,所以想著soraru的戲份真少阿,於是就有了這篇(不),原本預計是發完上篇,隔個一個禮拜發個下篇,沒想到被我拖到現在…… (別打我會痛) 但我還是產出來了!

然後阿…如果如果…我說如果,預計寫個這兩篇的小短文,有人想看嗎!糖分會更多一些!阿,也可能寫srmf在一起,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文中srr其實有點喜歡mafu,在某些小心機和刻意耍酷的地方…

總之!沒意外的話,4月還會在產一篇,嗯…沒意外的話_(:3」∠ )_


评论(2)
热度(24)

© miri | Powered by LOFTER